荆门新闻网 - 荆门地区权威新闻门户网站 主办:荆门日报社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荆门新闻网
您的位置:首页 > 荆门新闻 > 正文

湖北沙洋监狱民警桂豪为两名服刑人员成功寻亲

付亮向父亲倾诉走失后的经历。通讯员高晖摄

付亮向父亲倾诉走失后的经历。通讯员 高晖 摄

  1月18日,一场特殊的亲情会见在沙洋范家台监狱七监区文化室举行。服刑人员付亮在民警安排下,同阔别27年的父亲和哥哥相认。

  “27年啊,终于找到了!感谢监狱!感谢桂警官帮我们找到亲人!感谢啊!”付亮和父亲、哥哥三双手紧紧握住七监区青年民警桂豪的手。

  继去年8月,民警桂豪为沙洋范家台监狱七监区服刑人员张海找到亲人后,这是他第二次为服刑人员成功寻亲。

付亮和父亲、哥哥互诉衷肠。通讯员高晖摄影

付亮和父亲、哥哥互诉衷肠。通讯员 高晖 摄

付亮全家紧紧握住桂豪的手表示感谢。通讯员高晖摄影

付亮全家紧紧握住桂豪的手表示感谢。通讯员 高晖 摄

民警为付亮及家人安排了亲情会餐。通讯员高晖摄影

民警为付亮及家人安排了亲情会餐。通讯员 高晖 摄

  十个月内,他先后为两名服刑人员成功寻亲

  时间倒回2016年2月,沙洋范家台监狱七监区服刑人员张海(化名)向民警提交了一份奇特的申请。原来,张海5岁左右被人拐卖,2008年在“宝贝回家网”登记了寻亲信息未果,他请求民警帮自己找到家人。

  帮服刑人员寻亲!别说桂豪,对所有民警来说,都是破天荒头一次。该如何着手,需要做什么?谁也不知道。

  亲情是服刑人员改造的最大动力。为了让张海安心改造,范家台监狱党委召开专题狱情分析会,要求七监区尽最大努力帮助张海寻亲。

  “考虑桂豪一贯工作认真负责,又具备青年民警思路开阔,敢于创新等特点,监区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参加工作不到两年的桂豪。”七监区监区长马卫兵说。

  没有可借鉴的经验,桂豪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在与张海谈话中,他详细了解其被拐的更多细节。下班后,他就在“宝贝回家网”上反复搜索,却没有找到相关信息。

  桂豪分析,张海的信息因发布时间已久可能被网络自动刷新。他试着把张海的信息再次录入,果然引起网站关注,工作人员将跟进张海寻亲多年的志愿者——小梅的联系方式告诉桂豪,寻亲任务迎来一线转机。

  2016年4月18日,小梅惊喜地告诉桂豪:“网上被拐儿童杨博与张海可能是同一人!”

  随后,更多的好消息传来:DNA比对进入程序;5月下旬,DNA比对成功,张海正是陕西省被拐儿童杨博。

  8月4日,张海与分别24年的家人在狱中相见。

  为张海寻亲过程中,桂豪发现服刑人员付亮也没有家人。

  付亮情况更为复杂:幼年与家人走失,“三进宫”,34岁(骨骼鉴定年龄)的人生有十多年在监狱度过。因无法确定真实身份而不能呈报减刑,再加上找不到亲人,回归后没有去处,付亮失去了改造动力。

  在监狱和监区领导的支持下,桂豪再次接受任务——为付亮寻亲,确认身份。

  桂豪仔细查阅付亮档案,却没有找到有价值的信息。苦苦思索后,他想到从核查付亮记忆中的故乡和家庭成员情况入手。他列出了父母、亲属、当地农产品、地形地貌等上百个问题,询问付亮,从中分析出了极有价值的一条信息:付亮可能是重庆市云阳县某镇某村人。

  桂豪在“宝贝回家网”搜索,发现重庆市云阳县寻亲的帖子只有29个,但是花了整整两个小时逐个比对后却均不匹配。

  或许,付亮家人并未在网上登记寻亲信息。此时,付亮余刑还有2年9个月。时间紧迫,桂豪决心要尽快为付亮核实身份。

  桂豪根据付亮的记忆画出了其家乡地形地貌图,又和“宝贝回家网”志愿者“八方客”联手画出立体地形图,终于将付亮寻亲信息在“宝贝回家网”成功发布。

  在桂豪和网站志愿者的努力下,重庆市云阳县志愿者加入到付亮寻亲工作,大家建立了“付亮寻亲”讨论组,并成功引起当地县政府和公安部门关注。

  9月13日,讨论组传来令人惊喜的好消息,当地村干部在走访中发现疑似家庭,并有一条重要细节高度吻合。云阳县派出所民警与桂豪联系,希望付亮去当地采集血样。

  因为张海入狱前在外采集过血样,可供进行DNA比对。而付亮从未采集过血样,他与疑似家人的DNA比对该如何操作,摆在桂豪面前的又是一个新的难题。

  桂豪详细了解DNA比对程序,和志愿者们一起不断努力协调,寻亲事件得到了湖北省公安厅的高度关注,武汉市公安局同意为付亮做DNA比对,疑似家人的血样也寄往了武汉。

  11月25日,监狱医务人员为付亮采集的血样寄往武汉市公安局。

  12月21日,DNA比对成功!

  12月28日,桂豪收到重庆市云阳县派出所民警发来的微信,告知范家台监狱七监区服刑人员付亮(化名)的户籍关系已办妥。

  为了监狱民警的责任

  10个月,为两名服刑人员找到家人!成功从来只属于执着努力的人。

  张海不知道自己原籍何地,面对网上5万余条海量信息,桂豪不敢错过任何一条,连续几个夜晚核查到深夜;和志愿者、各地派出所、公安部门联系,每月电话费数百,都是他自掏腰包;为服刑人员寻亲、申请DNA比对在湖北省监狱系统尚为首例,程序复杂繁琐,都需要从头学起。

  亲子鉴定报告需要在网上DNA比对成功后再做实验室比对,张海疑似家人在陕西省,但张海入狱前只在四川省和厦门市采集过血样。无奈之下,桂豪和志愿者反复协调,终于成功委托四川省公安厅完成现场DNA比对,并出具鉴定报告。

  为付亮寻亲就更是困难重重,付亮家人没有在网上发布寻亲信息,付亮幼年的记忆是否可靠,付亮没有在外采集血样,需要一点一滴学习画地形地貌图……

  在寻亲过程中,桂豪向四川、重庆、陕西、湖北多地志愿者、相关工作人员求助。也有遇到质疑的时候,桂豪说:“我只有把身份证发给对方看,实在不行,就厚着脸皮不停地求。”

  在那些艰难的日子里,他一次次用智慧和坚持去面对、去化解,从未想过放弃。他说:“为服刑人员找到家人,让他们安心改造,是监狱民警的责任。”

  为服刑人员点燃新生希望

  张海找到亲生父母后,目前改造情况十分稳定,他经常写信向父母汇报改造成绩,还向狱内小报投稿,描绘自己对未来的期待。

  付亮说:“出狱后我想和哥哥一起做生意,做遵纪守法的人,再不来这里(指监狱)了。”

  寻亲过程中,桂豪也被“宝贝回家网”志愿者的热情和付出感染。2016年9月1日,他向网站发出申请,经过审查后,他成为“宝贝回家网”湖北片的一名志愿者。

  2016年10月21日,桂豪在微信上注册“桂豪寻亲”公众号。“希望借此帮助更多服刑人员,为他们点燃新生的希望。”桂豪说。(文中服刑人员均为化名)(通讯员 高晖 雷云

责任编辑:许洋洋
关键词: 沙洋 民警 寻亲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版权申明:
①荆门新闻网 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表及音视频)只供本网站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对于有上述行为者,本网站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②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支付稿酬或作其他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