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门新闻网 - 荆门地区权威新闻门户网站 主办:荆门日报社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荆门新闻网
您的位置:首页 > 荆门新闻 > 正文

重阳节话养老——体面活着 优雅老去

  2013年7月实施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将每年农历九月初九定为老年节,至今已是中国第五个法定的老年节,如何关爱老人、更好地维护老年人的权益再次成为社会关注的话题。节日前夕,媒体记者对我市养老服务现状进行调查。

  有一个模式值得推广——

  互联网+,构建没有围墙的养老院

  准备洗衣服发现洗衣液用完了,犯了颈椎病没法出门采购,咋办?打开手机上的智慧养老平台APP,点击上门服务选项,发布服务需求。

  随着“叮咚”的提示音响起,社区联盟超市服务人员的手机收到需求订单,从货架上取下洗衣液,半小时内送货上门。

  这是家住掇刀区白庙街办官堰社区老年居民刘惠莲的生活片段,更是该社区众多老年人的生活剪影。

  除购物外,送餐、理发、维修电器、管道疏通、打扫卫生等,只要有任何生活需要,该社区老年人都能随时随地通过手机发布订单。信息平台接到需求后,将订单分配到平台上的联盟商家,联盟商家根据要求,安排工作人员或志愿者上门服务。

  7月,官堰社区建成上线了这个“互联网+”养老平台,名曰“居安享”。与其他地区单一的信息化平台不同,“居安享”平台综合运用互联网、物联网和大数据技术,在千人服务团队的支撑下,在浓厚慈孝文化的背景下,在千余平米活动中心的规模下,用科技手段解决养老问题,将养老服务智慧化,在全市乃至全省属于领先水平。

  “我们希望把社区打造成‘没有围墙的养老院’,切实提高居家养老服务水平,让辖区老人的晚年生活无忧便捷。”25日下午,官堰社区的工作人员陈珊告诉媒体记者。

  在陈珊的演示下,这种新型的智慧养老平台让记者心生赞叹。

  在电脑上打开“居安享”平台工作人员操作窗口并登陆,整个辖区的3D地图立即映入眼帘。在受助信息管理窗口,辖区老年人被按照空巢、失能、半失能、低保等8个特征分门别类,点击任何一个分类,地图上就会显示出该类别下的老年人居住在哪些楼栋,点击相应楼栋,住在此楼的老年人姓名、年龄、联系电话、家庭状况等信息一目了然,利用GPS实现了房屋建筑、网格员、社区人口等信息的紧密结合,以房查人,以人找房,轻轻松松。

  陈珊介绍,官堰社区有常住人口2万余人,60岁以上老年人1429人,占常住人口7.8%,75%的老人愿意居家养老(与子女分居),20%的老人愿意机构养老,5%的老人希望随子女居住。在此需求下,官堰社区积极构建“社区帮助、社会扶助、社工援助、邻里互助、远程相助”五位一体居家养老服务新模式,促进了家庭、社区和社会和谐,创建了社区治理新品牌。

  有一种思想已经转变——

  从被动到主动,老年公寓渐受青睐

  “你们吃了吗?我刚从食堂吃完饭回来,先休息下再出去转转!”24日17时许,福寿居老年公寓2栋门前,89岁的李奶奶笑容满面地和工作人员打招呼。

  李奶奶精神矍铄,满头白发的她包着闲暇时自制的花布头巾,时髦又可爱,她热情邀请记者去房间坐坐。

  乘电梯上楼,每间房门右侧贴着一张信息卡,上面填写着房主姓名、性别、年龄、护理等级、兴趣爱好、饮食习惯、身体情况等信息。踏进房门,感觉像走进了宾馆单间,空调、马桶、洗手台、置物柜、书桌等一应俱全,床铺松软整洁,窗户明亮,不同的是,有股清香扑面而来。“我每天都在房里撒点儿香水呢!”李奶奶笑道。

  李奶奶是襄阳人,在河南工作了18年,1966年迁至荆门,在机关工作直至退休。老伴1995年去世, 2013年她迁入老年公寓。

  “之前儿子不让住,说有儿有女,哪有住养老院的道理,于是把我接到广州生活。因几代人饮食习惯和生活习惯上都不一样,他们难受我也别扭,一年后我回到荆门,搬进了老年公寓。”李奶奶说。

  李奶奶育有三女一子,分别在武汉和广州安家,提到儿女们她特别自豪,说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就是把孩子教育得个个有出息。李奶奶表示,虽然在机关有房子,但她更愿意在老年公寓生活,每天有人打开水、打扫、洗衣晾晒。今年春天之前她总去活动中心跳舞、唱歌、做手工,现在膝盖不怎么好后就很少去了,吃完饭在楼下遛遛,去超市买点爱吃的葡萄、核桃等零嘴儿,回来看看杂志和电视。“食堂的饭菜能根据我的需求定制,比如每天早上我要吃一个鸡蛋。生活上有什么问题把床头或洗手间里的呼叫器一按,就有人提供帮助。儿女们都有自己的生活,住在这里比和他们住更自由!”李奶奶说。

  据悉,像李奶奶这样的全自理老人,每月在老年公寓的费用约为1800元,公寓根据老年人身体状况评定护理等级,等级越高费用越高。

  “我们目前有千余张养老床位,其中四栋公寓楼房间近300个床位已满。入住者多为有固定退休工资的老人,少部分老人为儿女赡养出资,自理老人占40%,半自理老人占60%。2012年试营业时,有些老人因子女无暇顾及而入住,对入住养老机构还存在一些顾虑,这几年基本没有了,都是主动要求入住。随着社会发展,养儿防老的传统观念面临着新观念的挑战,机构养老成为老人们的新选择。”福寿居老年公寓企划部的工作人员介绍。

  民政部门数据显示,我市共有养老机构80所,其中公办6所,民办14所,农村福利院60所,养老床位15472张,每千名老人拥有床位30张,全市养老服务设施和服务能力显著提升。

  有一类人群应该关注——

  发展失衡,农村养老体系亟待完善

  数据显示,我市是湖北省较早进入老龄化的城市之一。首先比例高。全市60岁以上老年人口51.7万人,占全市总人口的17.2%。其次增速快。“十二五”期间,老年人口从42万增加到51.7万,净增9.7万。再次高龄化。全市80周岁以上高龄老人达到5.28万人,约占老年人口的10.2%。再就是独居多。我市空巢老人5.6万人、留守老人5.7万人,分别占老年人总数10.9%、11.1%。“银发浪潮”的来袭,考验着我市养老服务业的应对能力,这种不协调性在农村表现得尤为突出。

  “与城市老人相比,农村老人过得还是相对苦点。年轻人大多出去就业了,即使在村里也很少愿意种地,因此农村老人不管多大岁数,只要没丧失劳动能力,多在田间地头劳作,帮儿女带孩子等。经济上,老人的收入来源也不多,尤其当不具备劳动能力后,许多人养老需要靠子女资助,如果子女不管不顾,则养老问题更为突出。”在东宝区仙居乡街上做生意的吴女士告诉记者。

  25日,吴女士采购了一批水果,和仙居社区工作人员一起送给福利院老人。“农村福利院的条件肯定比不上城里的,而且床位有限。我也和朋友探讨过当我们老了如何养老,得出的结论是:养儿防老已过时,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多攒钱,老了去住养老院,农村养老院不行就去城里。”吴女士说。

  仙居乡民政办的工作人员介绍,该乡共有27个村1个社区,从2014年至今建成了20个老年人互助照料活动中心和1个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满足辖区老人休闲娱乐、读书休息的需要;建有一所福利院,有百余个床位,目前集中供养着64位农村五保对象。

  市民政局的工作人员表示,农村是经济社会发展和社会服务保障体系相对薄弱地区,养老问题需在政府主导下系统规划和解决。首先,农村老龄化程度高于城镇,农村老人对养老服务需求迫切。其次,养老体系发展不平衡,经济较薄弱的村暂时还无力建设互助照料中心。再次,部分农村互助照料中心运营困难,仅靠村集体和社会捐助无法满足运营。

  有一种心理需要关爱——

  抚慰孤独,子女们多换位思考

  “不去那里,我闲得发慌啊……”80岁的向奶奶躺在病床上一边输液,一边喃喃自语。

  向奶奶的儿子在企业上班,女儿定居上海。向奶奶平时和儿子住在一起,每天她都会去家附近的健康俱乐部吸氧、测血压。所谓的俱乐部就是一家保健品销售点,很多老人在那里“开会”“听课”、认购产品。入院的前一天,向奶奶7点多就去俱乐部“开会”了,听说俱乐部提供午饭,她就和其他几位老人一直待到了13时多,回到家后她备感疲惫,昏睡了一下午。第二天早晨,向奶奶感到心跳太快,赶紧去了医院,被医生诊断为早期心梗。

  “不是买了神药吗?发病了咋不吃?儿女的话不听,外人一哄就跟着跑!”儿女赶到医院后,一直数落母亲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躺在病床上的向奶奶无奈地别过头。

  这是上个月记者在城区一家医院的心血管科看到的一幕。

  “由于子女忙于工作或定居外地,缺乏对父母的关爱,让渴望亲情、渴望精神慰藉成了很多老年人的期盼;而保健品销售人员则有意扮演子女角色,通过称呼和细致的关怀接近、取悦老人,以达到销售产品的目的。双方需求互补之下,老年人很容易落入‘甜蜜陷阱’。”市口腔医院失眠科主任、高级心理咨询师付锐分析道。

  他介绍,老年人的“心理养老”同样重要。独居的老年人易产生孤独、被遗弃的心理,有些老年人即使与子女生活在一起,若子女不孝顺不关心,也会感到孤独。建议老年人自身加强运动,规律生活,身体条件不错就出去旅旅游,开阔心境。

  儿女方面,付锐建议多换位思考, “老小孩”一说不是没有道理的,人上了年纪,心理脆弱,生活单调,思想单纯,需要子女多让着、哄着,对老人的脾气多包容,对其习惯少一些嫌弃,让他们从内心获得存在感,这样两辈人相处就不会有那么多摩擦。记者 李蕾蕾)

责任编辑:李柳
关键词: 养老 2017重阳节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版权申明:
①荆门新闻网 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表及音视频)只供本网站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对于有上述行为者,本网站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②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支付稿酬或作其他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