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门新闻网 - 荆门地区权威新闻门户网站! 主办:荆门日报传媒集团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荆门新闻网
您的位置:首页 > 荆城全搜索 > 正文

小镇税收

税收1

  正值国地税分家的那一年,19岁的我追随理想与爱情,一个人拖着简单的行囊走进了曾集地税所。映入眼帘便是一个破旧的小院,一栋青色两层小楼,地税所寄居在国税楼的第二层,西边是办公室,东边是单身职工寝室。一幅惨相,好可怜的单位,寄人篱下。好在所里年轻人多,没几天我就适应了,很快便融入了这个一个所长五个兵的小集体。

  国地税分家不分离,上下两层楼暗自较量。讲奉献,比干劲,国地比武,各显身手。每天清晨,天刚亮,小院俩把扫帚“沙沙沙”准时响起,就像起床集结号。两个所长开始清晨第一扫,随后大家陆陆续续自觉地加入进来,好不热闹!

  不一会儿,男税官们骑上摩托整装出发,身影遍布在各条街道小巷、农村田间小路。税官们脖子上统一挂着装有税票的帆布小包,紧紧贴在胸前,人在票在,看得比生命都还重要。屠宰税在当时的农村税收收入来说起着主导作用。那时乡间还未村村通公路,时常是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一个个晒得黑得像条泥鳅。常常为了一张屠宰税票,往返四五次,就这样走村串巷十五、三十的收着。从没听几个二十刚出头的小伙叫过一声苦言过一声累,一张张屠宰税票的背后不知凝聚着多少税收人的心血和汗水。好在纳税人的纳税意识不断地在提高,政府协税护税机制也日臻完善,成立了屠宰税代扣代缴小组,由村一级组织代征,屠宰税征收难度才逐渐降低。

  女税官也巾帼不让须眉!所里一位女税官远近闻名,人称雷大侠。大侠是我的师傅也是我的霞姐。这位女汉子铁面无私公平办税赢得了大伙的尊重。霞姐是地地道道的曾集人,小镇几条街的商贩们大多与她沾亲带故。其中纳税“钉子户”就是她的堂哥雷屠夫,长得牛高马大,一脸横肉。每次到了他的摊位前,磨刀霍霍,让人不寒而栗。我嘴皮磨破好话说尽,要么无动于衷要么耍横。霞姐在他最忙的时候抽空帮忙打下手,带孩子,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给他宣传政策,雷屠夫终于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如实上交了税金。其实他早就明白纳税的义务,只是想讨个亲情税,可霞姐偏不吃他这一套。女汉子也有柔情的一面,镇上有位五保户老人,因为腿有残疾,人到半百才娶妻并生了好几个孩子,一家人靠捡破烂维持生计。霞姐热心地组织我们捐款捐物并亲自帮忙进货开起了小百货店。后来这位店主生意在霞姐的关照下蒸蒸日上成了20世纪90年代上门交税的典范。

  全年25万元的税收任务硬是靠这一分一厘的芝麻税积积赞赞竟然超额完成了。

  在小镇的四年里,我们所年年被区地税局、镇政府评为先进单位。俗话讲: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正因为有这样一位能吃苦有担当的老所长姚虎清同志带领下,大家走遍千山万水、历尽千辛万苦、说尽千言万语、想尽千方百计抓税收促任务,五个小年轻拼命绽放着自己的青春。小镇地税所虽然早就撤所并局了,但是这短暂的几年令我终生难忘。时刻激励我不忘初心,奋进前行。(李欣)

责任编辑:谭秋雨
关键词: 税收 曾集 地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版权申明:
①荆门新闻网 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表及音视频)只供本网站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对于有上述行为者,本网站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②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支付稿酬或作其他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