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门新闻网 - 荆门地区权威新闻门户网站 主办:荆门日报社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荆门新闻网
您的位置:首页 > 荆城全搜索 > 正文

普坪飞出传世的歌

梁山调

万文平 摄

  暮春的一个下午,我们上十人坐在东宝区石桥驿普坪村胡必全大姐家的院子里。院子很大,没有种树,场地已被水泥硬化过,可以晒谷、演戏。从朝南的院门,可以看见石桥驿至盐池东西走向的公路上行驶的车辆。院外有树,树叶绿绿的,高出院墙,有鸟儿在上面啁啾。胡大姐从房里搬出的是农村常见的靠背木椅。从村里临时喊来的三位梁山调传习馆的同班,年纪大的姓钟,七十五岁,面容清癯,目光和善,看上去像五十岁出头的样子。年龄最小的是胡大姐,也已六十岁了。她大多时候面向院门,在自家楼房前站着,眼神清澄,脸上带着微笑。当我们问起其父胡士斌老人时,她有点凝重,稍仰着经常日晒而显黢黑的脸,郁郁地说道:“老人家是年前走的。”

  2009年被列为湖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名录梁山调的传承人胡士斌已经不在了。

  胡大姐家二层楼房顶上,乡村蔚蓝的天底下,有三根高压线横空穿过,几只鸟在高压线上不停地跳跃。清乾隆年间,自从有一种小调,从四川随盐道传入盐池后,在这块平畴阔野上,就有不少农人在耕种之余,去不远处的荆山余脉,捉一条大蛇,留皮;锯一截胖竹,做筒;松香,林中有;拉弦,长发就行。这样,很容易制成一种叫“胖筒筒”(瓮胡)的乐器。这种乐器与地方民歌和声腔融合的板腔剧种,当地人以其起源地命名为梁山(今梁平)调。

  见我们对“胖筒筒”好奇,其中一个有六十五岁的曾姓艺人说:我骑摩托去村委会取吧。说完,他那高高的个儿迅疾消失在院门口。胡大姐说,在村委会有个传习馆,道具、化妆品、演出服、乐器平时都存放在那里,每次演出前,二十多个传习馆同班都要在馆里进行集中训练。每年农历三月三庙会、九月九的敬老日,肯定雷打不动要去演出。平时婚丧嫁娶,如有人请,也要去演出。戏班去过较远的沙洋、钟祥、南漳、宜城、当阳。今年妇女节应镇政府邀请,还在镇上为全镇妇女进行了表演。当我问胡大姐什么时候开始学梁山调时,她说二十八岁那年开始启蒙。那时,她有两个孩子。一次,娘对她说,你爹一辈子,就爱个梁山调,又不识几个字,只有靠口口相教,家里没有男孩子,你就跟着好好学吧,免得百年以后失传。

  胡士斌老人逝世时已有九十多岁,生前表演长达近80年,自编节目100多出。

  胡大姐正说着,高个的老曾一溜烟从院门进来。他手里拿着一把自制的“胖筒筒”,蒙有蛇皮的大竹筒上,扯着两根琴弦,长弦绷在两个调音把上。他径直走向在胡大姐身旁的老钟跟前,把“胖筒筒”递给老钟。老钟接过“胖筒筒”,将琴筒放在左腹下的大腿上,左手握着调音把下的竖弦,右手将拉弓从调音把上取下,在琴筒上来回拉了两下,然后对胡大姐说,我拉过门,把师傅传下来的《买花》给客人表演一段吧。于是,在老钟闭眼拉出的缠绵悱恻琴音里,一种“咿咿”的声腔,在胡大姐的院子里响起。白云在屋后碧绿的树梢上悬浮着,普坪村顿时沉浸在一种明媚、宁静的氛围里。(宋和平)

  (通联:市白庙路50号中国石化管道储运公司荆门处)

责任编辑:谭秋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版权申明:
①荆门新闻网 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表及音视频)只供本网站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对于有上述行为者,本网站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②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支付稿酬或作其他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