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门新闻网 - 荆门地区权威新闻门户网站 主办:荆门日报社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荆门新闻网
您的位置:首页 > 象山时评 > 正文

钓鱼成为职业时,生活就会了然无趣

  老孙是自由职业者,年过半百后,钓鱼的爱好如疯长的野草肆意蔓延,不是在钓鱼就是在去钓鱼的路上。偶尔聚餐,总会拎来当天的鱼获加工,成就一锅美味,微醺时更是眉飞色舞,滔滔不绝与鱼斗智斗勇的逸闻趣事,牙齿白得耀眼,皮肤黑得反光,音量大得嘶哑,还有那辆停路边的越野车腥味浓烈。

  作为资深钓鱼狂,老孙本钱下得很足,长竿短钩、重漂细线、这饵那料、大伞小椅等设备琳琅满目,后备厢塞得满满当当的,随时随地准备投入战斗。最爱是野钓,波涛浩渺的水库、杂草丛生的沟渠、废弃无主的池塘,都是埋着宝藏的洞天福地,诱惑钓竿去探索。凌晨四点起床,揣几个馒头,驱车一个多小时,就是为了钓饿了一夜的那拨鱼;傍晚拖着疲惫归来时,钓了三五条是欣慰,三五斤更是惊喜,折竿断线扭伤腰,说不定就是体验了一把“空军”的滋味,依然不恼。

  钓鱼,最初是温饱之需,后来是口腹之欲,如今则成了精神之乐,被冠之以娱乐活动、休闲方式,凭我浅薄的理解,就是闲下来了没事干,所以去钓鱼。

  家乡不靠海,但江、湖、河、塘随处可见,在乡亲看来,钓鱼只是一种雕虫小技,坐不了正席,青壮年农活在身,不屑此事,清晨、晌午、傍晚,热衷者不是垂髻幼童就是古稀老人。砍根竹子或树枝就是钓竿,找根细钢丝或从破尼龙袋抽丝作线,烧红铁钉或回形针弯成钩,至于诱饵,青草、蚯蚓、蚱蜢等顺手捞,简陋的设备期许并不简陋的收获,往往如愿以偿,甚至有意外之喜,并不是三四十年前的鱼多,而是鱼如那时朴素的乡亲憨厚老实,没有被喂刁嘴,也没有被污染眼界。

  我不喜恶钓鱼,没有“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的境界,屈指可数的经历波澜不惊,没有留下清晰可辨的印痕。爷爷有条木船,和绍兴乌篷船类似,负责看守十多公里外的村集体水库,在我印象中,他经常一去就是半个月甚至更长,吃住均在船上,偶尔也溜进附近的河汊捞点外快,深更半夜带些鱼虾回来改善伙食。记得有一年暑假我陪他在船上待了一周,百无聊赖时唯一的事是钓鱼,细节已无从考证,只知爷爷用的饵料有一种最恶心,是粪坑里的蛆。父亲退休后,一度对钓鱼兴趣盎然,但囿于水库被人承包、偏远处没车的尴尬,除回乡下老家过了几次瘾外就不了了之。工作之余,钓鱼对于我是一种负担,野钓不如睡觉,请或被请钓劳民伤财,索然无味,有限的几次都是看客,至今不论几百上千至万的装备,就是乡下最简陋的工具也没有,虽然去菜场买的最多是鱼。

  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鱼游得格外舒畅。大量的水库被承包,大批的野种被豢养,有一种人自比渔夫,专钓炙手可热的权贵之鱼,常得渔翁之利,有一个叫做“官钓”的词耀武扬威,遭遇白眼;还有诸如美人鱼的世说新语,妩媚性感,安徒生醒来,绝不会认可其是诱惑的化身;钓鱼执法也屡屡刺痛柔软的心思,在查处毒品、黑车和卖淫嫖娼、赌博等按罚款提成等利益诱惑之下,行政执法和刑事侦查领域的公信力饱受其害。

  钓鱼本是一寻常事物,合理存在且影响深远,当然有其价值,嗜好者归纳总结甚至演绎到理论高度,我认为有画蛇添足之嫌,赞同健身的说法,勉强认可养性的观点,至于固志的论述便是牵强。观漂聚神,细察涟漪,眺远处之浪涌,闻近林之鸟鸣,心旷神怡,心平气静,修养真性;静中也有动,抛钩线,撒饵料,打圈遛鱼,体力消耗并不少,这就是钓鱼的魅力。姜太公八十不得志,不但不心灰意冷,依然以垂钓磨其性,固其志,温韬略,炼雄才,终有所得,在我看来,以此特例引申固志之说难以服众,况且他非无欲之举,而是有求功名利禄的嫌疑。

  一日不钓、茶饭不思、心里猫抓一样的人,谓之钓鱼狂,有瘾。分田到户后,乡下老家挖了不少鱼池,逢年过节回家,常常看见一位老人守着一个水坑钓,五个平方左右,是挖鱼池塌陷而成,显然不深,于是有人劝他,如果拿个水桶戽干,半小时便能吹糠见米,一条不留了。然而老人不依,照旧天天去蹲那坑,磨出一片寸草不生的地来。当时我明白老人就为了一个字:瘾。就瘾那一种感觉,瘾那一个过程。亲朋好友钓鱼归来,津津乐道不是收获,而是感觉过瘾,除了瘾看那截浮标没入水中的一刹那,还瘾那鱼上钩后鱼竿传来剧烈的抖动;以及把鱼提出水,听它重重“噗”的落在身后,手忙脚乱去捉拿的喜悦。当然,拎了满满的一篓鱼招摇过市,众人纷纷凑来揭盖观看,竖直耳朵收集那赞叹不绝的语言,也是一瘾。

  钓鱼只是一种爱好,痴迷成瘾找不到方向,就会失去娱乐和休闲的意义,所谓玩物丧志,是很有道理的。当然,也有特例,譬如将爱好培养成职业,我们身边,不乏钓鱼者开的餐馆,鱼宴做得很棒,生意火爆;也有卖渔具渔需的,圈内圈外名声大振;还有现场直播钓鱼的,成为网红达人……但我认为,钓鱼成了职业时,爱好就有了功利,生活的趣味也会荡然无存。(魏 颦

责任编辑:何纯
关键词: 钓鱼 职业 生活 爱好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版权申明:
①荆门新闻网 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表及音视频)只供本网站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对于有上述行为者,本网站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②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支付稿酬或作其他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