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门新闻网 - 荆门地区权威新闻门户网站 主办:荆门日报社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荆门新闻网
您的位置:首页 > 荆门壹新闻 > 正文

一粒“解酒药”将他引入人生歧途

18

在荆门市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人员(左)接受采访。

  赵某是一个十分帅气的小伙,出生于1990年,1.8米左右的个头、白皙的皮肤,国字脸,如果他不是被强制戒毒而是走在大街上,一定会有非常高的回头率。他人非常斯文,谈吐也很有条理。

  近日,在荆门市强制隔离戒毒所的一间办公室,他向笔者讲述了自己不堪回首的吸毒经历,并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交友不慎,第一次吸毒竟为“解酒”

  赵某出生在钟祥市柴湖镇某村,家中还有一个即将小学毕业的妹妹。父母很早就在深圳开了一家美发店,生意非常不错,年收入在20万元左右。初中毕业后由于学习成绩不是很好,2006年他就辍学了,到深圳父母的美发店帮忙,从学徒开始干起,经过2年学习掌握了理发手艺。从2008年开始,他被深圳另一家美发店聘为大师傅,月薪7000多元。

  在深圳,他不仅学会了谋生的手艺,还收获了美好的爱情。其间,他遇到了曾经的一名小学女同学,她中专毕业后在深圳做电子商务工作,每月收入与他相当。两人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同学,遇见后迅速点燃爱情之火,结为了夫妻,并生育了两个女孩,如今大女儿已经10岁,小女儿也有2岁。2016年初,夫妻两人决定回乡创业,在老家镇上开了一家夫妻美发店,妻子在店里给他帮忙并照顾孩子。店里生意还不错,每月有1万元左右的收入。父母为他们在柴湖镇了买了套160多平方米的商品房,他自己还买了一辆车。

  这一切美好生活的改变,发生在2017年春节的大年初三晚上。说起当时的情景赵某记忆犹新。那天晚上,在家陪亲戚喝了不少酒的他,接到了小学男同学田某的电话,约他去钟祥市城区。田某也在同一个镇上做装修生意,从他回来老家开店后,二人交往比以前密切起来。他们开车去了郢中街上,田某劝他道:“看你喝了酒有点难受,我给你弄点东西解酒。”他问是什么东西,田某说是“麻果”,并进一步劝他:“吸麻果现在非常时髦,且不会上瘾。”田某和他一同去一家游戏厅里,找人买了6颗麻果,出来后找了个偏僻的地方,两人用吸毒工具在车上将6颗麻果一次性吸完。对毒品的无知,同学所谓“吸麻果不会上瘾”的谎话,让他从此走了吸毒的岐路。

  屡抓屡犯,深陷毒品泥潭无法自拔

  俗话说“一日吸毒,终身戒毒”。所谓吸麻果不成瘾,只是毒贩为获取暴利而编织的谎言。

  第一次吸毒后,他的感受是人特别兴奋,连续2天无法入睡。第二次吸毒是在这之后大概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这次吸毒除了田某,还加入了同一个镇上也是开美发店的男子刘某,从此三人成了毒友,经常在一起吸毒,费用基本上是AA制。从此,他吸毒的频率也越来越高,由每月1到2次,到每周1到2次,再到每天都要吸;吸麻果的数量也从最开始的每次1到2颗,涨到了每次6到7颗。据他介绍,每颗麻果的购买价格是50元,后期吸毒一月下来费用基本上在1万元左右,他美发店里的收入也都消耗在了毒品上。

  赵某说,毒品对他的生活造成了极大影响,对身体的危害性也逐步显现。吸毒后他对任何正经事情都提不起兴趣,吃饭没有胃口,长期睡眠不好,身体一天比一天瘦,吸毒的兴奋过后人感觉特别困,满脑子想的都是毒品。

  2017年8月的一天,公安部门接到举报,在美发店里将他一举抓获,尿检确认为阳性,他被处以行政拘留15天的处罚,吸毒的事实才被家人知晓。

  家里人对他吸毒一事非常着急,父亲在他第一次被拘留期间从深圳赶了回来,苦口婆心地劝说;妻子非常生气,劝过也吵过闹过,明确告诉他如果继续吸毒,就跟他离婚。从拘留所出来以后,他还是没有吸取应有的教训,走上了复吸的道路,只是比以前更加隐蔽一点。家人看见他没有悔改,迫于无奈就想给他换个环境,远离毒友和毒品。父母将深圳的美发店进行处理后,回来接下他们夫妻在柴湖的美发店,并帮他们小两口照顾孩子。

  2018年春节过后,他踏上了去深圳打工的路。在武汉等动车期间,他用自己的身份证上网,因有吸毒前科被武汉市公安部门留置,因他前几天吸过毒,身体内还有毒品残留物导致尿检为阳性,又被处以行政拘留15天,并依法责令其实行社区戒毒。

  从拘留所出来后,家人为他在社区办理了请假手续,他和爱人去了深圳打工。

  在深圳打工的一年多时间里,在妻子的监督下,经过自身努力,他基本戒断了毒瘾,生活似乎开始重新步入正轨。但这种美好时光不过是昙花一现,2019年3月14日,他因急事回到老家钟祥柴湖镇,又跟昔日的毒友混到了一起,白天先去钓鱼,晚上与田某等2个毒友喝酒后,去毒友家再次吸食了麻果。

  社区戒毒工作人员和派出所民警听说他回来了,没有按规定到社区报到,3月23日直接找上了门,他经过毒品尿检还是阳性,公安机关对其再次予以行政拘留15日,并按有关规定对他实施强制戒毒2年,4月7日被送入了荆门市强制隔离戒毒所。

  问他为什么在毒瘾戒断一年多以后还要复吸,赵某的回答发人深省,他说:“毒品就是魔鬼附体,吸毒的人主要是心瘾大,只要别人一提,心里就特别想,怎么赶都赶不走。”

  强制戒毒,家人期待他能改过自新

  刚进戒毒所的时候,他除了犯毒瘾时的难受外,还充满了深深悔恨和自责,情绪非常低迷和消沉。戒毒所公安干警对每个吸毒人员进行无微不至的关爱,采取了一系列针对性很强的措施来帮助他们悔过自新:每天进行队列训练,培养他们的团队意识;开展歌声疗法,转移对毒品的注意力;经常性组织他们学习法律常识,提高遵纪守法意识;戒毒所建立了心理辅导室,针对不同的对象开展一对一的心理辅导,帮助打开他们的心结,帮他们驱走毒瘾心魔。

  家人的关爱也给予他戒毒的莫大鼓励。每个月10日和20日,为戒毒人员家人接见日。每个接见日,他的父母都会来戒毒所看望他;每周星期三,戒毒人员都可以与亲人打电话,远在深圳打工的妻子都会与他聊天,希望他在戒毒所好好改造,尽早夫妻团聚。

  强制戒毒2个月以来,他的改变是巨大的。吸毒的时候饭量很小,身体消瘦,就是俗话说的“鸦片鬼子”,如今作息时间规律,饭量大增,睡觉也比以前踏实,体重已增加了近10千克,对毒品的心瘾也基本戒断。他告诉笔者,在戒毒所他还有一个意外收获,就是戒断了赌瘾。吸毒以后,有时候太兴奋睡不着,他迷上了一个叫“糖果派对”的网络游戏,只要有钱就会参与其中的赌博,基本上赢少输多,最多的一次输了3000多元,一年输了7万多元。

  赵某在戒毒所表现良好,受到了管教公安干警的肯定。他利用自己会理发的手艺,自备工具,帮戒毒所的80多名戒毒人员理发。他说,戒毒所定期对戒毒人员进行表现评估,评估得分高的可以适当减少强制戒毒期限,他希望通过自己的诚实劳动洗去心灵深处的污垢,早日回归社会。

  他说非常想念两个女儿,做梦都想。为利于女儿的成长,家人至今都没有告诉她们爸爸进戒毒所的事。说起女儿,他流着泪说:“我不是一个好爸爸,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她们。”

  临近采访结束时,问他还想说点什么,他说:“请告诉所有人,特别是青少年,一定不要吸第一口毒品,新型毒品不会上瘾是骗人的鬼话!”(通讯员 朱敏 文/图)

责任编辑:李旭萍
关键词: 歧途 戒毒 手艺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版权申明:
①荆门新闻网 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表及音视频)只供本网站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对于有上述行为者,本网站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②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支付稿酬或作其他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