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门新闻网 - 荆门地区权威新闻门户网站 主办:荆门日报社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荆门新闻网
您的位置:首页 > 荆门壹新闻 > 正文

阳台上飞来野斑鸠,被她宠成“家庭成员”

——市民木木与三只野鸟温馨相处的故事

9

斑鸠绿萝里做窝

8

喜鹊

  “鸟儿,我来了,你还在窝里吗?我跟你拍几张美照好不好……”20日早晨,市民木木(网名)一边轻声细语地对着自家窗台上鸟窝里的那只野斑鸠说着,一边小心翼翼地爬上窗台,轻轻触摸斑鸠的羽毛,用手机给它拍下一张照片。

  如此记录自己和那只野斑鸠的故事,这是木木近年来最大的乐趣。翻开她的微信,这样的照片和视频已积累了数百张(段)。能把一只野鸟喂到这么亲近,这是极少见的,而木木做到了。屈指算来,这只斑鸠落户她家窗台已有3年,这期间,她和斑鸠发生了许多温馨相处的趣事。

  窗台住下一只鸟,留下许多牵挂

  30多岁的木木家住城区白石坡附近一小区,有份自由的工作,酷爱养花,诸如多肉、牵牛花、常春花等是她的最爱。她常把家里装点得像花园,多的还经常送给朋友。

  2016年7月,几天没回家的她突然发现窗台外的不锈钢防盗网内最下层花盆边多了个鸟窝,一只成年斑鸠趴在窝里。她很惊喜,开始给它喂饭。过一些天后,发现斑鸠不爱吃饭了,就改喂大米;斑鸠吃了几天后,又不爱吃了,她就把米炒熟后喂,这次吃了很长时间。木木明白了,斑鸠也爱吃干熟食。

  此后,为了给斑鸠换口味,她利用工作之便常带些面包蛋糕屑回来,发现它吃得津津有味,有时还专门买一点给它吃,偶尔也换一些苹果给它吃。她发现,这只斑鸠一开始吃食的时候就跟她特别亲近。

  只要在家,她天天会观察这只斑鸠,它吃饱后会隔三差五地飞出去玩,然后再飞回来。要是偶尔不归窝,她就会想,鸟儿会不会被人伤害了?她很担心,没想到过了两天,斑鸠又回来了。原来鸟儿也爱到处玩,也有夜不归宿的时候!

  2017年冬,木木从乡下回来,发现大雪把斑鸠窝盖住,斑鸠不见了。等到雪融化后,斑鸠又回来了。她给斑鸠拍照后注解:“鸟儿,这几天到哪里去了?”她感叹,鸟儿们的日子也不容易啊。

  每隔两个月,斑鸠都会接连下两个蛋,然后孵出两只小斑鸠。其间,常有一只别的斑鸠(可能是公的)来给这只母斑鸠送吃的,有时还和母斑鸠一起偎依在窝里陪伴嬉戏。

  每次小鸟初长一些天后,先是在窝周围蹦着玩。2018年5月23日,木木回家时,发现两只新生的小鸟在窝外防盗网内蹦跳着,两只大斑鸠在花丛中玩,她便为鸟儿拍下一张“全家福”。

  小鸟会飞后,大鸟就会带着它们出去飞,有时四五天个把星期不回来,等到再回来时,就只剩大鸟一个了。有一次特别奇怪,大鸟把两只小鸟带出几天后,两只小鸟又跟着飞回来了,大鸟就用喙赶,逼小鸟独立。3年多来,这种情况只出现过一次。

  鸟窝三易,终于有了“五星级”家

  窗台防盗网是隔成上下两层种花的。木木常浇花,有时不小心把斑鸠窝打湿,斑鸠就飞离几天,等干了再回来。

  木木发现了这个问题,就把窝装到一个大纸盒内,转放到防盗网内中层花盆之间。住了不久,斑鸠可能觉得不好,自己又在防盗网内最上面挂着的一盆绿萝里做了窝。那盆漂亮的绿萝就这样被它踩死了。

  即便窝在上面,也有时被大雨淋湿。她便用塑料袋帮它挡雨。那次斑鸠回来,看到塑料袋,一个劲地盯着屋内的她看,似乎在表达谢意。

  花盆是塑料做的,起风时容易晃动,慢慢地,一根吊杆老化断裂, 盆歪了。那时正好孵出两只小斑鸠,木木意识到要换新盆,可惜没来得及换,花盆突然掉下来,把两只小斑鸠摔死了。此后3个月,大斑鸠没有再来。“可能是伤心地走了。”木木说。

  后来她想,把那个窝放在一个更大的花盆里,然后用铁架固定在原地方,希望那只斑鸠还能回来。没想到新窝放好的当天,那只大斑鸠真的又回来了!“看来它非常眷恋这个地方,并且在暗中时时关注!”她说。

  2018年11月,新窝做好了,大斑鸠终于有了个“五星级”的家,非常快乐。另一只斑鸠也常来给它送树枝和食物,有时两只一起偎依在窝里,有时一起站着头朝外晒太阳。在孵第一窝蛋时,木木上去看,用手摸它,它已不飞跑了;有时多摸了一会儿,它有点慌张,就用翅膀拍打她的手,意思是不要再摸了。当然除了木木本人,其他任何人它是不让摸的,还没伸手它就飞跑了。

  因为有吃的,还常有别的鸟友来“混饭”:有时一群麻雀,数量多得数不过来;有时来几只小八哥;有时来一只白头翁。有只白头翁特别贪吃。今年4月,她种了几盆草莓准备喂斑鸠,没想到这只白头翁天天来吃,占尽便宜,但大斑鸠从不与它争食。

  这一切,木木都用手机拍摄下来,写上几句注解发到朋友圈,赢得大量点赞。时间长了,朋友们都知道她家窗台上住着一只野鸟,有朋友评价说:“木木把鸟当孩子养,对鸟的感情比对一个人还深。”

  又遇两只小鸟,呵护它们独立

  在与野斑鸠相处的日子,木木还收养过两只小鸟,显示了她与鸟儿有一种特别的亲和力。

  今年4月8日,她住的小区围墙边掉下一只小喜鹊,它双目紧闭,气息奄奄,还不会飞,可能是前一天晚上的大雨把它淋病了。她把它捡回家,安置在垫有干净舒软的旧衣服的鞋盒内,又从网上学习相关救治知识后,为它喂了少许消炎药。第二天起床,她发现小喜鹊已把盖在身上的旧秋衣掀开,头埋在翅膀内,睡得很香。洗漱完后,小喜鹊醒了,精神了许多,她就给它喂火腿肠粒。饭后,小喜鹊在家里阳台上到处蹦跳、拉屎,特别粘她。为保持家里干净,她把它放到窗台外斑鸠窝下。它不干,张着大嘴隔着窗纱望着屋内的木木直叫,木木只好又把它放进来,为它清理粪便,儿子笑着说:“妈,你对我都没有这么耐心仔细。”

  那些天回家,每次一听到开门声,小喜鹊就欢叫,随时让她捧到手上、放在肩上。喂了一个星期,小喜鹊可以飞一段距离了,木木把它放到窗台上斑鸠窝下,希望大鸟来找它。那是4月14日早上,一只大喜鹊带着好多只喜鹊围着窗台转,小区里的人奇怪地问今天怎么这么热闹,原来是来找小喜鹊了。当天下午,小喜鹊被大鸟带走了。

  今年6月12日,小区的车底下又出现一只不知品种的小鸟,不会飞只会蹦,可能是刚学飞掉下来的。邻居们追着捉它,它到处跑,而当木木把手伸过去时,小鸟不再逃避,一动不动地让她捉在手上,用爪子紧抓在她的手指上,似乎觉得和她在一起就安全,并和她一起回家。

  这是一只“高冷”的小鸟,喂米喂饭喂火腿肠它都不吃,还把眼一闭、头一昂,一脸不屑一顾的样子,木木最后发现它只吃馒头。喂了10多天后,这只小鸟已经能够开始飞,她也把它放在窗台上。23日,她回家发现,这只小鸟飞走了。

  现在,木木家那个曾经非常热闹的窗台上,又只剩下那只已定居3年的野斑鸠,它越住越安定,完全没有要搬走的意思。她从网上查了一下,野生斑鸠的寿命一般为10多年,要是生存条件好可活近20年。她希望和这只斑鸠长久相伴。相信,他们还会演绎出更多的美好的故事。(荆门晚报记者 汪兵洋 文/图)

责任编辑:李旭萍
关键词: 家庭成员 窗台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版权申明:
①荆门新闻网 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表及音视频)只供本网站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对于有上述行为者,本网站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②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支付稿酬或作其他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