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门新闻网 - 荆门地区权威新闻门户网站 主办:荆门日报社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荆门新闻网
您的位置:首页 > 象山时评 > 正文

恶犬致女童殒命,不应止于私了

  11月21日,河北保定曲阳县一名9岁女童在上学路上被两只突然扑来的恶犬撕咬拖拽,家长闻讯赶到驱离恶犬,随即将女童送医,女童终因伤势过重不幸殒命。据报道,遇害女童家属收到涉事犬只主人支付的赔偿金50万元,双方决定私了,女童家属不再追究对方责任。恶犬拦路咬死9岁女童,令人发指,女童家属收到赔偿金后,同意与涉事犬只主人“私了”,这个结果不免让人感到错愕。这应是一起涉嫌犯罪的刑事案件,双方“私了”显然不能是最终的结果。

  生命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我们不能代替家属去做价值判断,甚至去要求他们该选择什么。但从本案情节看,涉事犬只主人应该能够预见到自己饲养的两条牧羊犬有外出咬人的危险,没有采取必要的防护措施,在管理责任的“围栏”上留出明显缺口,最终造成了女童被狗咬死的后果,且这种后果与行为人的过失之间存在明显的因果关系。按照“过失致人死亡罪”的归责标准,如果涉事犬只主人并非无刑事责任能力人,此案就具备了“过失致人死亡罪”的主客观要件。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过失致人死亡罪”应由公安机关侦查取证,再由检察机关提起公诉、由人民法院审判。也唯有此,才能起到必要的惩戒、震慑、教育作用,才能给死去的女童及其家人一个法律交代,才能守护司法的公平正义。

  双方可以就民事赔偿责任部分私了,但刑事责任部分却不能私了,双方即便达成“私了协议”,约定不再追究涉事养犬村民的一切责任,在刑事责任一环也不具备法律效力。“民不举、官不究”,在私法领域是可取的。但涉及到公法领域,这一逻辑就行不通了。以恶犬伤人为例,这伤害的不仅是某个具体的人,实际上,犬主的行为已经给公众安全造成严重威胁。即便“民不举”,“官”也要主动去“究”。实际上,依法启动对该案的刑事侦查并根据侦查情况提起公诉是公安、检察机关的法定义务。

  恶犬咬死女童案不能止于“私了”,涉事犬只主人应当承担全部法律责任,这不仅仅应该成为一种舆论的呼吁,更应该成为司法机关的履职自觉和规范动作。近年来,狗咬伤人、咬死人的事件频发,其中很多事件都涉嫌犯罪,司法机关应当对每一起狗咬人事件中的饲养人或管理人责任进行严格审视,该立案就立案,该公诉就公诉,该判刑就判刑,绝不能姑息轻纵。唯有高昂的违法代价,才能形成有力的威慑,打消犬主“赔钱了事”“钱能买命”的侥幸心理,从而为狗咬人筑牢刑责之笼,为人养狗划定法律红线,让所有养犬者不敢有丝毫大意。

  近些年不时发生的恶犬伤人事件,引发了公众对于“遛狗必须拴绳”“对遛狗进行限时”等的探讨,不少城市和社区也已经出台了相关管理细则。但在更多的中、小城市,在广大的农村地区,很多狗还处于散养状态,那些趋向文明养犬的讨论,未必已经照拂到这些地方。因此,有必要在全国范围内,让规范养犬成为一个严肃的、法律意义上的话题。而舆论场的终极价值指向,就是要通过具体的事,比如这次事件,解决普遍的社会问题。就像打疫苗一样,通过制度及其普及的方式,把规则和义务,提前注入到养狗人的意识里。(陈坚)

责任编辑:李旭萍
关键词: 赔偿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版权申明:
①荆门新闻网 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表及音视频)只供本网站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对于有上述行为者,本网站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②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支付稿酬或作其他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