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门新闻网 - 荆门地区权威新闻门户网站 主办:荆门日报社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荆门新闻网
您的位置: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九枪卫楚志愿者队:我们不是英雄,只是守护着这座英雄的城市

  他们和许许多多志愿者一样

  自武汉公交停运起开始接送医护人员

  之后又奔波于各大医院运送物资

  只为守护武汉这座英雄的城市

  他们一直说自己不是英雄

  只是为自己所在的这个城市

  做了自己该做的事

  但没有了一个又一个这样的他们

  这座城市一定不能称之为英雄的城市

  【九枪卫楚】——这是他们这个九人志愿者团队的名字。他们形容自己就像战时的九把枪,守卫着荆楚。原本素不相识的九个陌生人,在本次战“疫”中共同做着志愿者,因为共同填写了一张保险单,偶然又必然地聚合到一起。

22

整装待发的“九枪卫楚”志愿者团队

23

“九枪卫楚”志愿者团队的微信群聊天记录

  这里没有聚会,只有共同的任务

  他们来自各行各业,有着不同的人生轨迹。因为一场疫情,他们自发地走到了一起,团结像一家人,大家不是聚会,这里也没有利益,大家只有共同的任务,就是守护他们深爱着的家园。

  ● 华猛——1978年出生 从事房地产评估行业

24

  “如果我不在我父母的身边,也许他们在这场疫情中连一棵菜都买不到,在武汉像我父母这样的人还很多......”做志愿者以来,华猛陆续拿出近三十万元,购买防护物资送到亟需的医院、社区;跑遍武汉各大超市,将羽绒服、保暖衣、鞋子等抢购一空,送给来汉援助没带多少行李的医护;从外地组织棉被、电热毯送到即将“开门”的方舱医院。他是团队中的大哥,也是标准的暖男。

  从大年初一第一次接送医护开始,华猛快50天没有休息了。妈妈劝他,“你也该休息了。”华猛说,“你要是看到那些20多岁的小女孩被口罩磨破的脸,被消毒液泡破的手,你都不会去停下来。”

  ● 赵越——1986年出生 回国创业者

25

  “我们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志愿者,我们只是在自救。我们这9个人都是工作或生活在武汉的,在这场灾难中我们自己帮自己,力所能及地去帮别人,也希望通过我们的帮助让武汉慢慢得好起来......”赵越看起来很严肃,却是十足热心肠的人。他为独居老人买药,为队友送中药,给社区捐赠防护服,给车队的伙伴们一起买了保险。因为这份保险,9名队员们才走到了一起,成为了一张保单上的生死兄弟。

  在武汉独居的赵越,至今没有告诉家人自己在做志愿者。每天只睡几个小时是工作的常态,最晚一次是凌晨两点多去接一位ICU的护士,回家洗漱消毒吃饭后清晨六点又出发了。

  有着12年国外生活经历的赵越在两年前选择回到武汉创业,他说,因为这座城市是他出生成长的地方。

  ● 胡贝——1991年出生 武警退伍军人 信息化工程销售

26

  “穿军装,脱军装,不管是当兵还是退伍在家,其实你始终忘不了你身上的那种使命感和责任感......”因为年轻,胡贝一度独自承担了车队中最危险的工作——为协和医院运送医疗设备和物资。最危险的一次,是将一台刚刚从感染病区里搬出来的ECOM送到重症室隔离病房。虽然全身都做好了防护,但那种直面病毒的恐惧感至今胡贝都记忆犹新。

  在那段时间里,胡贝回家前总是在外面站上40分钟再进家门,在家中他也坚持把自己隔离在小房间里,尽量不与家人接触。

  2008年当兵,2010年退伍,参加过抗洪抢险,出过许多紧急任务.....疫情发生后,加入志愿车队对于武警退伍军人胡贝来说似乎就是一种本能——面对危险,不惧危险。

  ● 李勇 ——1985年出生 从事环保绿化行业

35

  我们是武汉建设的主力军,看着那么多的外地人都来支援武汉,我们没有理由不出份力......”大年初一,李勇没有跟家里人打招呼,什么都没有带就从新洲老家偷偷跑回武汉。老婆删掉了他的微信,埋怨他是个没有家庭责任感的男人。

  最渴望吃上一口青菜,是李勇刚开始执行志愿任务那段时间最深的感受。初八之前他几乎靠方便面和面包度过,“不仅我们没有饭菜吃,前方的医护也没有。”后来,李勇开始给医护人员免费送餐,从送中餐,到送晚餐,再到现在可以送品种丰富的早餐......他感觉到武汉在一天天的好起来。而老婆和他的关系也一天天好起来了。李勇笑着说,前几天他老婆发了个朋友圈,说要让儿子将来做爸爸这样的人,有担当,有奉献!

  ● 汤熠——1981年出生 共产党员 舞蹈工作室老板

28

  “其实我们都不是英雄,就是平常的平民百姓,我们可能就是勇气大一点点,敢出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因为接送过一名确诊新冠肺炎的医生,汤熠不得不暂停志愿工作,回家进行14天的自我隔离。这14天的时间对于汤熠来说永生难忘,因为害怕伤害到家人,他曾经在家中崩溃痛哭。是兄弟们的鼓励陪汤熠度过了灰色的14天。“哪怕回家特别累,特别晚,他们也会陪我聊天,陪我打王者荣耀.....”汤熠说,他们就是我的生死兄弟!

  汤熠是一名参加过98抗洪的退伍军人。隔离期结束后,微信群里一个个兄弟出征的消息,让他按捺不住要重返战场。老婆哭着求他不要再出去了,汤熠从偷偷往外跑,到获得家人的最终支持。汤熠笑着说:“因为我没有退出,所以我们还是九把枪。”

  ● 韩海东——1990年出生 共产党员 退伍消防官兵 培训师

29

  “我退伍从部队里面出来一直觉得比较遗憾,但是我能够参与到抗击疫情的战斗,我觉得也算是弥补了我一个遗憾,我感觉又重新回到了部队,感觉自己好像是一个战士。”韩海东不是武汉伢。大年三十得知医护人员上下班不方便,对武汉并不熟悉的他一个人跑到附近的医院守着,“看到有医护人员出来就问他们,你是医护人员吗?你要回家吗?” 就这样,韩海东慢慢地认识了越来越多的志愿者,加入了志愿车队。

  作为一名曾经的消防员,在疫情的最初,韩海东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就冲进了战场,当时他就带着一个口罩,有时连酒精都没有。直到有天晚上去武汉市中心医院送物资的时候,韩海东看到一名全副武装的护士从发热门诊走出来,那一刻,曾经见惯了生死的他感到深深的恐惧:“这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场!”

  ● 张强——1981年出生 汽车4S店经理

30

  “之前从未感觉周围的志愿者有这么多,在这场疫情中突然发现志愿者就好像是沉默的一群人,面对灾难大家都自发地走到了一起。”“最难受的时候是最初的一段时间,整条大街上就我一辆车在跑,阴沉沉的天气让人特别压抑,感觉武汉这座城市突然没有了生机。”幸好张强是个乐观的人,每趟接送他总能带给医护人员一些鼓励,一些欢笑。他也收获了不少医护朋友们的小礼物,比如一碗热干面,一块蛋糕......虽然只是一点心意,却让张强十分温暖。后来,他也在将温暖慢慢地回馈,比如2月14日送巧克力,三八节送花,送草莓......医护人员在繁忙工作的间隙能因为这样的小惊喜绽放出笑脸,是他奔波一天最开心的回忆。

  从大年初一到现在,张强接送医护人员600人次以上。张强的妻子是医生,为了保护彼此,他们分住在青山区的两套房里,两套房隔着马路对望着。

  ● 盛皓——1979年出生 房地产行业从业者

31

  “辛苦确实是很辛苦,但是我们也觉得为武汉的疫情尽了自己的一份力,那么我觉得还是很值得的。”经盛皓接送的医护人员上车后从来不坐副驾,也很少交谈。即便冬天冷的时候,有的护士会把窗户打开,把脸贴着风口。“十几公里的路,一路吹着风回去,生怕万一感染会传染给我。”这样的小细节,深深地感染着盛皓一路逆行。

  里程表从38000公里到46000公里,不到50天的时间,盛皓的车已经跑了8000多公里。盛皓说这么多天的坚持的确很辛苦,但比起医护工作者的付出算不了什么:一个普通的医用口罩戴一天的时间,没有防护服只有隔离衣,甚至是雨衣,一双护目镜好几个人轮着用......疫情初期,那些奋战在一线缺乏医用物资的医护工作者实在太难了!

  盛皓说,医护人员在前线守护着病人,我们要尽力把医护人员照顾好。

  ● 杨巧玲——1981年出生 房地产销售

32

  “我很庆幸我认识了这群兄弟,我也很庆幸有那么多的医护人员,志愿者为我们这座城市挺身而出……”

  杨巧玲是“九枪卫楚”志愿者车队中唯一一名女性,尽管不是最年轻的一位,但兄弟们都称她为小玲玲。

  疫情发生后原本和大家一起接送医护人员的杨巧玲突然接到血液中心的电话,说血库告急,问她是否能去献血。原本就是献血志愿者的杨巧玲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每隔14天去血液中心捐献成份血。兄弟们知道了她的特殊情况就让她在家中负责车队的物资、人员调度,成为车队的一名后勤人员。但闲不住的杨巧玲还是报名参加了社区的志愿者,负责小区团购买菜等工作。

  虽然不能在前线和兄弟们并肩作战,杨巧玲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志愿服务和队友们一起为抗击疫情携手同行。

  我们不是英雄,只是守护着这座

  英雄的城市和英雄的人民

  因为这段经历,他们对武汉这座城市,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有了不一样的认识,但这些也似乎就是这座城市一以贯之的东西。

  关于武汉和武汉人,他们这么说——

  点击收听他们说的话…来自湖北之声00:0003:53● 华猛:“武汉人可能并不是非常勇敢,但是武汉人非常坚毅,非常有韧性。接近50天,大家能够坚守在自己的家里,忍受着这种平常无法忍受的一种环境,我相信这不是随便做得到的。其实我觉得这就是武汉人他的韧性,不屈不挠。”

  ● 汤熠:“其实我们都不是英雄,我们就是平常的平民百姓,我们可能就是勇气大一点。武汉人没有怎么变,还是那么‘刚’(武汉话),坚强,真的有韧性。武汉人还是该么样活还是要么样活,我们要把自己活得更好,我们不能让疫情把我们打下去了,我觉得不会。我们武汉人的‘刚’就应该在这一点表现要更‘刚’。”

  ● 李勇: “武汉现在是一座新城市,我觉得他比较有国际范。我是武汉的一个郊区新洲(人),我只能算半个武汉人,在武汉安的家。通过这次疫情,我在慢慢思考,武汉不是好与坏、大与小,跟我的关系就是——武汉发展好了,我才能把日子过好。同样的,武汉他怎么样才能好,他也是需要我来努力,我一直定位我就是武汉建设的主力军。”

  ● 胡贝:“原来的武汉很热闹,网上有评价武汉人‘暴躁’,其实我觉得那不属于暴躁,那属于急躁。我们社区的工作人员下去挨家挨户排查、记录的时候,老百姓急是吧,但是社区工作者更急,患者急,医护更急,百姓急,政府也急,谁不急呢?所以很多人就会对武汉人有一些误解。武汉是个英雄城市。换我来说,其实我觉得能够在封城之前没有出去的,留守在这里的人,我觉得确确实实都英雄。”

  ● 杨巧玲:“人家会讲武汉人性子比较急一些。刚开始我在做社区的志愿者的时候,就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抛出来,比如我今天订了,你明天就必须得给我送到,然后送不到他就会脾气就上头了。后来慢慢的,大家就只问,现在有什么可以团购的,大概几天能送到?大家能够相互理解了。而且我们社区里面一开始没有志愿者,后来越来越多了,他们每天从早上8:00忙到晚上8点,就没有歇口气的那种说法。不管是不是武汉的本土人,哪怕他是一个很普通的群众,哪怕还没有做志愿者,我觉得他们都是英雄。”

  疫情不退,我们不退;

  疫情散去,我们不散。

  九个人的相聚是因为一颗守护家园的赤诚之心,九个人的相知是因为凶险疫情中的携手同行,九个人的相交是因为武汉这座英雄的城市。

  九个人相约,疫情结束之后,还要去完成新的任务——要“扛着枪,做任务,打怪兽”,以他们的方式继续守护武汉这座英雄的城市。

  对于未来,他们早有打算。老大哥华猛说,比如帮助在疫情中失去亲人的老人、孩子,对防疫物资的回首再利用等等。希望“九枪卫楚”能够成为一支真正意义上的公益团队,也希望更多的人加入其中,一起去挑战更多更艰巨,更有意义的任务。

  他们是一起扛枪作战的战友,是一张保单上的生死之交,也是一个温馨友爱的大家庭。原本不同的人生轨迹交汇在一起迸发出真善美的光芒,一颗良善的种子落入心中,慢慢发芽,渐渐成长。

  他们说:“疫情不退,我们不退。疫情散去,我们不散。”疫情过后,他们要摘下口罩看看彼此最真切的样子;疫情过后,他们要一起相聚畅饮,不醉不归;疫情过后,他们依旧是兄弟、是家人、是战友、是伙伴。

33

湖北之声记者现场对话“九枪卫楚”团队

  守护——对话平凡英雄

  一个多月的生死时速、与生命赛跑,新冠肺炎疫情中心的武汉,已经嗅到春天的气息,正在静静等待春暖花开。为了不打扰前期繁忙的救治与各项防疫工作,我们选择在此时,邀请参与这场史无前例的抗击病毒大战的白衣战士、社区工作者、志愿者、治愈患者等等,通过对话的形式,记录下这场战“疫”中那些难忘的事、难忘的人、难忘的时刻,用声音镌刻下一位位平凡的英雄,共同守护这座英雄的城市的温暖时光。

  记者:徐曼、宋丽娟、梁延、易星

  部分视频来源:新华社

  图文编辑:李爽、潘文莉

  审核:马林、刘开莫、洪燕

责任编辑:李旭萍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版权申明:
①荆门新闻网 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表及音视频)只供本网站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对于有上述行为者,本网站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②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支付稿酬或作其他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