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门新闻网 - 荆门地区权威新闻门户网站 主办:荆门日报社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荆门新闻网
您的位置:首页 > 基层声音 > 正文

无助的汉子,谁能帮他解困

downLoad-20200422204524

简清波很无奈

downLoad-20200422204904

报纸刊登的寻人启事

  人们常说,这时代,只要身体好,人勤劳,饿不死。这话很对,但也有例外,家住沙洋县拾回桥镇上的中年汉子简清波就是其中一个。

  前几天,简清波拨打媒体热线(0724-2379110),无奈地诉说自己的苦闷。“我现在只能天天守在家里,伺候长年卧病在床的父亲,安排姑娘学习生活,而自己不能出去挣钱,没有收入来源,每天愁得睡不着觉。”

  电话那头,轻声细语,真不敢相信这是一个中年汉子的心声。记者与简清波见面后发现,他已被生活折腾得没有了脾气。

  他是上门女婿

  女方婚后8年出走

  “我什么事都能做,什么苦都能吃,但就是出不了门。”今年43岁的简清波皮肤黝黑,身强体壮。

  “照顾家中老小,可以让你妻子做啊?”记者疑惑不解。

  简清波苦笑着说,他本是沙洋县纪山镇岳山村人,因家里穷,2004年到十里铺一个村的杨家做上门女婿,和杨家女儿杨某结婚。2005年,他们生了个女儿。“以前,我和杨家的关系尚可,可自2012年6月老婆不知何故离家出走后,就和杨家的关系渐渐疏远,逐渐淡出杨家。简清波说,妻子至今未归,更不用说管家,也没给孩子抚养费。

  “你女儿15岁了,要是上学应该可以住校,自己解决生活问题吧?”

  “是的,但现在是疫情防控期间,学校没开学,孩子天天在家,我要管她吃管她学习。我只盼望尽快开学,她去住校。”

  “那你父亲也可跟着你的其他兄弟姐妹生活啊。等开学后你就可以出去打工了。”

  简清波介绍,他家有三兄妹,所以父亲在岳山村办不成低保,因三个子女都有赡养义务。可是,三家的条件都不好:哥哥也做了上门女婿,常年在外打工,家有两个老人要赡养;妹妹嫁在农村,条件也很一般,婆家也有两个老人要养;他自己就是现在这个状况,所以父亲还是最适宜随他生活。现实是,三个儿女都分担了一点赡养费。“为此,我去户口所在的王场村里申请救助,村支书说对我‘爱莫能助’。”

  “老婆出走后,我想尽一切办法都没有找到;后来实在没招了,感觉这样拖下去也没有意思,想摆脱这个名存实亡的婚姻,再成家找个人来帮我照顾孩子和父亲,让我出去打工挣钱养家,但是困难一个接一个。”简清波讲述着他的苦闷经历。

  妻子到哪里去了?她为什么要出走?是否还活着?简清波说,妻子杨某出走多年来,他曾带着相关证件到处打听,来自官方的权威信息告诉他,杨某没有失踪,她的身份证和社保卡还在正常使用,但她就是不回来,简清波也没有办法。

  无人持家

  他没法出去打工

  做上门女婿,女方却走了;找不到妻子,继续留在杨家,自觉无趣,简清波打算离婚。

  从2015年起,简清波开始寻求救助,十里铺镇帮他指派了一个律师,替他写了诉状。到了法院,他才知道离婚相当麻烦,一是女方不露面,二是财产都在女方名下,包括一套房产和近万元没取完的存款。要离婚,房产还要进行评估。这样一拖又是两年多。

  渐渐地,女儿长大了。为了方便女儿上学和受到较好的教育,2017年,简清波利用打工挣的钱,又东凑西借,在附近的拾桥集镇上买了一套房子,带着女儿和纪山老家的父亲住了进来。也就在那一年9月,63岁的父亲突发脑梗、中风,起初还能拄着拐棍走路,自理生活,从2019年起,父亲病情变得严重,卧床不起。

  父亲刚中风时,简清波不得不回来照顾,去年春节过后病情稍微轻了一点,他又出去打工,干了近4个月。到去年八九月时,父亲病情又严重了,简清波就回来了。

  “我在家中既是儿子,要服侍病重的父亲;又是父亲,要抚养未成年的女儿,纵使有浑身的力气,因为老婆出走,无人持家,我也没法出去打工挣钱。没有了收入来源,还要天天掏钱看病,我和父亲、女儿只能坐吃山空,叫我一家怎么生活下去?”简清波说。

  希望有人帮他解除婚姻

  介绍工作

  妻子杨某找不回来,简清波想重新成个家,找个人照顾父亲和女儿。为不犯重婚罪,他必须与杨某解除关系。

  2018年,简清波决定去法院宣告妻子杨某失踪或死亡,这样才能把杨某名下的房产归到自己一个人名下,好处置;也好把杨某存折上的余款取出来保生活。

  法院告诉他,宣告杨某失踪要两个条件,一是在报纸上登寻人启事,且过两年;二是到相关部门开失踪证明。2018年2月,简清波在报纸上刊登了杨某的寻人启事,目前已过了两年。但是,杨某的失踪证明一直开不到,因杨某的身份证等证件在正常使用,也就是说并没有失踪。

  简清波还想到了办低保,但办不了,因为他的户口在杨家。一家人中,妻弟有房有车,他自己也有房子,条件不够。简清波永远挂在一个名存实亡却又摆不脱的婚姻里。

  对简清波的事,记者从他户口所在村的韩姓村支书那里得到证实。韩书记说,简清波常年在外打工,人吃得苦;岳父家是搬迁户,户口情况跨几个镇,不符合帮扶条件。

  简清波还想把父亲送进养老院。看到如此重病的老人,没有一家养老院愿意收。他也想在家附近找份灵活机动的工作,但出去寻找,发现都是要求上8到12个小时的班,不能让他方便地照顾父亲。

  现在,简清波每天都要将父亲送医院扎针、买药,这都要钱,但他没有出去赚钱的时间和机会。他希望有人帮忙做工作,把杨某叫回来离婚和分割财产,好走好散。另外希望附近有人为他提供一个时间灵活的工作岗位。

  帮扶热线:13597976616(汪记者) 18676602484(简清波)(荆门晚报记者 汪兵洋 文/图)

责任编辑:李旭萍
关键词: 疫情防控 学习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版权声明:
①荆门新闻网 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表及音视频)仅供本网站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本网站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②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且不用于商业用途,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支付稿酬或作其他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