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门新闻网 - 荆门地区权威新闻门户网站 主办:荆门日报社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荆门新闻网
您的位置:首页 > 投稿专栏 > 正文

母婴血型“相克”,“熊猫血”宝宝大换血

急危重症救治系列报道(11)——“危重孕产妇、新生儿救治中心”案例

  RH阴性血(俗称“熊猫血”)妈妈冒险生二胎,新生儿发生溶血概率高达16%,从待产、备血到生产、救治,荆门二医两大中心联合全程护航——

  母婴血型“相克”,“熊猫血”宝宝大换血

  出生仅30分钟,就被抱进新生儿科,2小时完成全身大换血。10月14日,“熊猫血”(RH阴性血,占全国人口的1%,因极其稀有而得名)产妇蒋女士足月剖宫产下一女婴——尧尧,因尧尧RH阳性血型与母亲的阴性血型不合,一出生即出现溶血反应,呻吟、吐沫、呼吸不畅,全身皮肤黄染、精神状态差等。由于产前预判、备血充分,多学科协作生产、救治,及时终止了溶血反应,换血后总胆红素降至208.9umol/L,各项指标趋于正常,尧尧转危为安。

  “3年前,一胎就在二医生的,再次选择荆门二医是非常明智的。从待产到出生,虽然危险系数高、罕见,但医护人员特别负责,遇到这么多好医生、好护士,真是我们一家人的幸运!”10月22日,在新生儿科经过8天的后续精心治疗,尧尧痊愈出院了。当天,家属给参与救治的产一科和新生儿科分别赠送了一面锦旗。

  由于救治及时,不仅挽留了一个小生命,同时也避免了因溶血高胆红素血症造成的宝宝永久性脑瘫的严重不良后果。

  极高危!“熊猫血”妈妈要生二胎

  她是“熊猫血”血型,与常人无异;她“二胎”足月待产,也无常见妊娠并发症。两者看似“互不相干”,但如果将其放在同一个人身上,将面临一个严峻的问题——新生儿RH溶血概率16%(头胎RH溶血概率小,但二胎新生儿溶血症概率最高可达60%左右),更棘手的还是稀有血型。

  “1月底刚怀上,也知道有蛮高的风险,我跟罗主任联系想回荆门做产检、待产,但没过两天就开始陆续封城,便在当地医院建了档。”常年在宜昌做生意的蒋女士说,因疫情影响,产检也是断断续续。眼看预产期临近,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回荆门生产,一来看重的是罗主任的技术,二来也沾沾一胎顺利生产的“运气”。

  10月11日,蒋女士带着一丝不安住进了荆门二医产一科,迎接即将出生的宝宝。“孕期没有发死胎、早产等情况,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她现在面临的唯一难题就是‘新生儿溶血’。”荆门二医产科主任罗志平表示,“熊猫血”产妇生育第一个孩子很少出现溶血(但此时产妇体内可能已经有了抗RH抗体),当第二胎是RH阳性的宝宝时,母亲体内的抗体就可以和宝宝红细胞上的抗原发生反应,短时间内导致宝宝的红细胞大量破坏,发生严重贫血和危及生命的重症黄疸,溶血症便出现了。

  罗志平提醒,“熊猫血”产妇妊娠史(包括人流、宫外孕等)越多,胎儿发生RH溶血的风险就越高。凡既往有不明原因死胎、流产、新生儿重度黄疸史的孕妇及其丈夫均应进行ABO、RH血型检查,明确产前诊断,如查出溶血风险高,应在专业医生指导下,尽早注射相应的抗RH免疫球蛋白进行干预。

  蒋女士的产前全面检查、与新生儿科会诊(商定产后有效的救治预案)、备血(输血科调配)……所有准备工作两天内全部就绪。

  大换血!“接力赛”护航母婴周全

  10月14日11时40分,一3.1公斤的“小公主”诞生。然而,让大家最不愿看到的一幕还是发生了——呻吟、吐沫、呼吸不畅,全身皮肤黄染、精神状态差,高度疑似“RH溶血症”。

  30分钟后,还没来得及让家属抱一抱,救治的“接力棒”便交到了新生儿科。“正常新生儿出生皮肤是没有黄染的,该患儿刚出生时皮肤即有明显黄染,经皮测胆红素12.5mg/L(足月儿首日正常值6mg/L以内),结合其他体征,考虑RH溶血症可能性大。”荆门二医新生儿科主任刘莉表示,急查血常规、肝功能及溶血三项进一步确诊。

  12时10分,无创呼吸机输助通气、蓝光退黄……一系列治疗措施陆续开展。同时,检验科、输血科“加急”开展工作。

  “血红蛋白101g/L(正常值约170g/L)、总胆红素高达284.6umol/L(正常值102 umol/L左右)、溶血三项阳性,新生儿RH溶血症诊断明确。而此时的尧尧,虽呼吸、血氧饱和度等指征尚且稳定,但经强光疗下胆红素仍在上升。”刘莉当机立断——光疗失败、换血。

  14时10分,换血开始了。新生儿纤细的血管在护理上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护士们在极短的时间内为宝宝打通了生命通道……尧尧的血顺着动脉血管流出来,经过洗涤(把致敏物质去除,避免输血后再发生溶血)、不含抗体的新鲜“熊猫血”顺着静脉通道缓缓地注入体内,尧尧的血在一点点被替换掉。2小时后,经动脉同步换出血液500ml(相当于尧尧总血量的2倍),复查总胆红素大幅降低,换血有效、顺利结束,原本泛黄的皮肤也渐渐变得白晰了。

  得知尧尧的情况趋于稳定,笼罩在家人心中的阴影也逐渐散去。“孩子终于救过来了。”荆门二医新生儿科医护人员看着病情得以缓解、向好的尧尧长舒了一口气。当晚,得知消息的蒋女士也激动不已。

  据了解,自今年4月以来,新生儿科已收治多例因“高胆红素血症”(俗称“黄疸”)等确诊的“新生儿溶血症”,均通过换血痊愈。此次救治,从患者的信任,到“危重孕产妇和新生儿”两大救治中心联手、多学科协作,再到母婴平安,既体现了荆门二医急危重症整体应急处理及评估能力,也标志着专业的、经验丰富的孕产妇、新生儿急危重症团队救治水平的提升。(张华 王言熙)

▲“熊猫血”产妇二胎溶血高风险示意图

▲家属向荆门二医产一科赠送锦旗

▲家属向荆门二医新生儿科赠送锦旗

▲10月14日,接受蓝光治疗的尧尧。

▲10月14日,尧尧进行换血治疗。

责任编辑:刘梦恬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版权声明:
①荆门新闻网 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表及音视频)仅供本网站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本网站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②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且不用于商业用途,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支付稿酬或作其他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