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门新闻网 - 荆门地区权威新闻门户网站 主办:荆门日报社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荆门新闻网
您的位置:首页 > 荆门壹新闻 > 正文

挖机挖树砸伤人 这个损失谁买单?

法院判决:雇主们买单

  挖机师傅受雇于挖机主人,伤者受雇于京山一合作社,合作社与挖机主人签订租赁挖机合同,挖机师傅在伤者指挥下到合作社以外的地方替人挖树,结果导致伤者受伤。这个损失谁来负?此案经两级法院审判后给出判决结果,均由雇主承担,理由是伤者、挖机师傅与各自雇主是劳务关系。

  事件回放:挖机挖树砸伤人

  当事挖机司机为胡师傅,今年27岁,京山人。

  2016年11月28日,京山一合作社与舒某签订一份合同,约定由其租赁舒某的挖机使用,挖机由合作社调度和管理,合作社给挖机加油,并按每加一桶油给付舒某1750元的方式结算租赁费用。合同签订后,舒某雇请胡师傅驾驶挖机在该合作社施工,合作社安排雇员夏某对挖机施工进行监督管理。

  2017年2月15日,夏某和胡师傅在工地做事时,夏某让胡师傅将挖机开到附近一村民家中,帮对方挖树桩和树。其间,一棵树倒下将夏某砸伤。

  一审判决:伤者雇主先行赔偿损失

  夏某受伤后在京山市人民医院接受治疗,2017年11月2日向京山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合作社、舒某赔偿损失,因其在诉讼过程中明确其基于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的理由而提起诉讼,京山市人民法院判决合作社承担70%的民事责任,赔偿夏某经济损失7.8万余元,承担诉讼费1000元,其余损失由夏某自行承担。判决生效后,夏某申请一审法院强制执行,合作社给付了夏某7.9万余元、缴纳了执行费1100元。

  合作社认为舒某、胡师傅应对夏某的损害承担责任而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一款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合作社雇请夏某为其工作,夏某在履行职务活动中受伤,其作为接受劳务者,对夏某遭受到的人身损害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后,取得了向其他相关侵权行为人追偿的权利。

  舒某辩称,合作社与舒某建立租赁合同关系,合同中约定了租赁期间车辆的调度权、管理权属于合作社,出现安全事故,应当由合作社承担责任,合作社没有追偿权。

  一审法院认为,合作社租赁舒某的挖机施工,合同约定“必须服从甲方管理、调度,把工程按要求完成好”,是对挖机工作内容的约定,而挖机驾驶员胡师傅由舒某雇请,舒某对挖机及驾驶员也负有管理责任。夏某在受伤后提起民事诉讼时,虽将舒某列为被告进行了起诉,但其在诉讼中明确要求合作社作为接受劳务方承担责任,法院据此没有对舒某的民事责任作出认定,对舒某的实体权利没有进行裁判,故对舒某的辩称意见一审法院不予采信。

  合作社雇请夏某为其工作,作为雇主有义务对雇员进行安全教育,在合理限度范围内为雇员提供基本的劳动条件和安全保障。同时,合作社租赁舒某的挖机后,对挖机的工作进行指示,对挖机安全施工也负有管理义务,合作社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对雇员的人身安全及挖机安全施工尽到全面的管理义务,对造成夏某的损害具有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与其过错程度相适应的赔偿责任。胡师傅辩称夏某指挥其作业,在事故中有重大过错,其不应承担责任。胡师傅作为挖机驾驶员,在作业过程中,应仔细观察作业环境,谨慎作业,但在其挖树过程中,没有注重安全距离,导致树倒下时将人砸伤,其对夏某受伤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一审法院认为夏某在工作中未注意自身安全义务,法院已判决其承担了相应的责任,同时一审法院也认定了夏某的雇主即此案原告合作社在此次事故中存在安全管理瑕疵,故一审法院对胡师傅此点辩称意见不予采信。

  经法院判决,合作社赔偿夏某经济损失和承担案件诉讼费共计支出7.9万余元,合作社有权就上述损失向相应责任人追偿。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夏某受伤的直接侵权人是驾驶挖机的胡师傅,但胡师傅受舒某雇请驾驶挖机,胡师傅在从事劳务活动中造成他人人身损害,其应当承担的民事责任部分,应由作为接受劳务方的舒某承担,对合作社的上述合理损失,一审法院根据双方的过错程度,酌定舒某承担60%的责任,合作社承担40%的责任,即由舒某赔偿合作社4.7万余元。

  终审判决:挖机师傅雇主担一半责任

  舒某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

  二审期间,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材料,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

  综合各方当事人诉辩意见,此案二审争议焦点为:合作社能否向舒某追偿以及追偿数额。

  二审法院认为,首先,胡师傅驾驶挖机挖树,树倒下将夏某砸伤,胡师傅系夏某人身损害的实际侵权人。其次,从舒某与合作社的约定及合同履行情况来看,胡师傅提供驾驶挖机的劳务实际是舒某应当履行的合同义务,胡师傅是受舒某的指派到合作社完成工作,其工资也是由舒某发放,故胡师傅与舒某存在劳务关系,与合作社不存在劳务关系;再次,合作社超出了其与舒某约定的施工范围(挖虾池),安排胡师傅驾驶挖机挖树,且在胡师傅挖树时疏于对施工现场的指挥、管理,对事故的发生存在过错。胡师傅驾驶挖机挖树时操作不当,且未注意施工安全,在树木附近有人的情况下进行施工,导致树木倾倒方向出现偏差将夏某砸伤,对事故的发生亦存在过错,应当对夏某的损失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最后,合作社已经按照京山市人民法院民事判决向夏某承担了赔偿责任。

  综上,雇员夏某的人身损害系因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胡师傅造成,且胡师傅对夏某的损害负有赔偿责任。合作社对夏某的人身损害承担赔偿责任后,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一款关于“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的规定,可以向胡师傅追偿。因胡师傅与舒某之间存在劳务关系,系受舒某的指派驾驶挖机过程中导致他人损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胡师傅的责任应当由舒某承担,故合作社有权向舒某追偿。

  对合作社已承担的赔偿责任及负担的诉讼费计7.9万余元,结合此案具体情况,根据夏某人身损害事故中各方当事人的过错程度,二审法院酌定由合作社与舒某各负担50%,舒某应当给付合作社3.9万余元。(荆门晚报记者 秦文 通讯员 李胡兵 蒋艳华)

责任编辑:李旭萍
关键词: 挖机 法院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版权声明:
①荆门新闻网 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表及音视频)仅供本网站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本网站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②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且不用于商业用途,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支付稿酬或作其他相应处理。